首页 > 井冈英烈之—李灿
关于我们 / ABOUT US
联系我们 / CONTACT US
井冈山荣耀红色文化培训中心
咨询热线:400-990-1068
联系人:王老师
手机:13979690158
邮箱:1247587025@qq.com
地址:江西省吉安市井冈山市新城区和美家园11幢501室
井冈英烈之—李灿

井冈英烈之—李灿

 

李灿(1901——1932),原名李文彬,字炳昭。1901年1月1日生于湖南宜章县长冲上李家村。1917年夏,李灿高小毕业后,因当时宜章无中学,没再升学。但他坚持自学,常去沙坪乡沿江村的萧芳怀家借书和请教,很得萧芳怀的赏识,要招他为女婿。17岁时,他同肃芳怀之女萧映梅结婚,以后又到萧氏义塾任教。

1918年入湘军第2师6团1营2连当兵,编在彭德怀任班长的第2班。在军中,他教彭德怀识字,彭德怀教他操练,两人结成至交。后又与营部文书黄公略相识。由于志同道合,感情融洽,遂成好友。他们目睹军阀部队的腐败风气,产生强烈不满,便秘密串联7名士兵,于1920年成立革命团体救贫会。李灿因此改名。他在写给家里的信中说:“我要追求光明,扫除邪恶,已将文彬之名改为灿。”

1922年李灿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学习。1926年7月,北伐军占领长沙后,湘军第二师第六团被唐生智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二师一团,李灿在团部任上尉副官,彭德怀在一营任营长,黄公略在第三团当连长,三位好友又在同一部队共事了。192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1928年7月初参与平江起义的组织准备工作,22日,第一团全团官兵武装整齐,威严排列在平江天岳书院广场上。彭德怀讲过起义意义、目的和任务后,担任总值日官的李灿,肩披值星带,大步流星走到队伍前面,以第一团士兵委员会总代表的身份,庄严地宣布脱离国民党军队,举行武装起义。按照彭德怀的部署,全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向全城发起进攻。李灿率领部队英勇作战,为起义成功立下功勋。24日,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,李灿为军委委员兼第一团党代表。

平江起义后,敌人调兵遣将,向平江反扑。在敌众我寡面前,新组成的红五军军委和平江县委联席会议决定主动撤离县城。8月1日,红五军向修水一带转移,以建立罗霄山北段的武装割据,开辟湘鄂赣根据地。8月6日,红五军攻占修水。但沿湘赣边南下井冈山时,在万载县的大桥镇遭张辉瓒旅的袭击,部队损失很大。经过短期整训,红五军将三个团压缩为五个大队,李灿任五大队大队长。他率部和一、三、四大队随彭德怀、滕代远,进军鄂南。

在转战鄂南时,部分部队出现叛逃现象,李灿在修水白沙岭制止了一起严重的叛逃事件。原来参加起义的旧军官雷振辉,企图将第四大队拉走投奔国民党。得到报告后,李灿一面遣人飞报彭德怀,一面用军部的名义通知雷振辉开会,立即予以扣押。然后他赶到正在集合的四大队,宣布雷振辉已被军部调走,职务由第一中队队长代行,很快将部队稳定下来。与此同时,与雷振辉共谋叛逃的另一军官李玉华,已集合一大队出发。李灿一面通知游击队封锁通道,一面派人向受骗士兵喊话。最后李玉华只带了十几个人趁夜跑掉。李灿的果断处置得到彭德怀的高度赞扬。

10月,红五军同平江、浏阳、修水、铜鼓四县游击队混编为五个纵队,李灿任第五纵队队长,刘崇义为党代表。在继续进军井冈山的南下途中,他率部于1928年11月27日奇袭了万载县城。首战告捷,活捉了县长和警察局长,缴枪40多支,筹集银洋万余元和一批布匹,解决了全军的冬衣问题。1928年12月10日,红五军与毛泽东、朱德的红四军会师,李灿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和朱德。会师大会后,红五军将兵力调整为五个大队,李灿任第一大队大队长,张纯青为党代表。红四军挺进赣南闽西后,红五军奉命留守井冈山。

黄洋界为井冈山的五大哨口之一,是由湖南通向井冈山的门户。这里山高林密,地势险峻,仅有一条山路拾级而上。当时风雪弥漫,50米开外就看不清人影,进犯之敌望而生畏。李灿率部扼守山口,用擂木滚石击退敌人多次进攻,三天之内敌人未能前进一步。第四天,敌人悬赏200大洋雇人带路,从采药山道,爬上了黄洋界。第一大队突然腹背受敌,只好退守山顶,凭险抵抗。这时,红五军主力已向外突围,失去联系。他当机立断,带领仅存的百余名战士,用绑腿结成长绳,从悬崖攀绳而下,撤入林海中,转移到大陇、茅坪一带打游击。在井冈山群众的支持下,他率领部队在孤军奋战的情况下坚持下来,而且很快与王佐、何长工的游击队会合,编成湘赣边独立第一团,他任团长,王佐任副团长,何长工为党代表。他们率领部队在宁冈的大小五井与永新的九龙山一带,与敌周旋。

1929年春节过后,大雪封山,敌人“清剿”困难重重,加上蒋桂军阀战争爆发,“会剿”之敌陆续撤走,这给红军的发展创造了机会。李灿带领独立第一团,在粉碎茶陵、酃县、永新、宁冈四县地主武装联合进攻后,接着又打掉了茨坪的“挨户团”,缴枪上百支;后又奇袭宁冈的靖卫团,毙敌数十。连打胜仗,军心大振,加上缴获甚多,部队枪支由“汉阳造”大多数换成了“中正式”,红军发展很快,并且重新开辟了宁冈、永新、莲花三县的红色根据地。

5月初,红五军主力回师井冈山,在茨坪与独立第一团会师。根据湘赣边界特委的决定,独立第一团划归红五军建制,合编为第四、第五纵队,李灿任第五纵队纵队长,王佐为副纵队长,何长工为党代表(后改政委),游雪程为政治部主任,徐彦刚为参谋长。5月下旬,红五军从宁冈砻市出发,进军湘南、粤北,途中打败酃县湘敌,在桂东消灭200多民团武装,然后在广东境内的城口和南雄补充了部队急需的药物、食盐和布匹,满载而归。但6月底红五军进攻安福时受挫失利,伤亡300余人,李灿也在战斗中负伤,被迫退回永新根据地休整。

1929年8月8日,红五军应湘赣特委之请,从永新出发北返,在路口砂歼灭尾追的敌军一个营,于11月进至萍乡,克万载县城,月底返回平江黄金洞,与留在湘鄂赣的黄公略部会师。湘鄂赣边境支队仍归红五军建制,恢复五个纵队番号,李灿仍为第五纵队队长,何长工为党代表。

为打通罗霄山脉和幕阜山脉,将湘赣、湘鄂赣两块苏区连在一起,造成南起井冈山,北抵长江的大片根据地,10月1日,根据中共湖南省委指示,红五军军委在平江长寿街举行扩大会议,部署任务。会后,红五军兵分三路:黄公略率第一、二、三纵队留在湘鄂赣边区活动,彭德怀率第四纵队仍向南面井冈山方向发展,李灿则率第五纵队北进鄂东南地区。三路大军相互策应,互为配合,在南北千里长线上,开始了红五军大发展时期。

鄂东南盛产粮棉,又有丰富的煤铁资源,为富饶之地。在军事上可控三省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红五纵队挺进这一地区,人地生疏,也面临不利一面。为了保证近千人枪的队伍安全到达目的地,李灿早在9月从平江黄金洞出发时,挑选了30名机智勇敢的战士,打扮成商贩和手工业者,前行侦察;部队则昼夜夜行,不打旗号,使人辨不清是什么队伍。走了10多天,到达湖北崇阳。经侦察得知,城内只有国民党一个连,便打响进军鄂东南的第一仗。红军到来的消息不胫而走,群众箪食壶浆,夹道欢迎。接着,李灿又率部奔袭通山县的横石、富有、大畈等地的常练队,频频告胜,先后缴获长短枪300余支。根据通山、大冶、崇阳、通城、咸宁县委联席会议的意见,红五纵队先在通山县城歼灭夏斗寅的一个营;又乘胜进攻阳新,在拔掉龙港镇和龙港洞两个据点后,攻克阳新县城,歼敌范石生部两个营;接着又进兵大冶,缴常练队100多支枪。短短月余,红五纵队左右开弓,连连得手,部队也发展到4000多人,扩编为两个支队,初步打开鄂东南工作局面。

红五纵队还协助程子华等,成功地举行了大冶兵暴。当时,周恩来派程子华打入国民党独立第十五旅,在该部争取和团结了一部分士兵,建立了党的组织。他们与红五纵队取得联系后,共同制定了里应外合、夺取大冶城的计划。大冶城三面环水,陆路进攻不易。李灿于1929年12月13日夜晚,用300条小船将部队偷渡讳源湖,直抵大冶城下。等部队部署就绪后,先用一个排佯攻,诱敌出城,然后程子华等在城内发动“兵暴”。这一仗歼敌逾千,敌县长也被活捉,红军声威大振。此后,在1930年春,李灿又率红五纵队转战鄂东南,打了许多胜仗,一时震惊武汉、长沙的国民党当局。

不久,湘鄂赣苏区发动“红五月”暴动,红五纵队奉命南返,参加红五军夺取平江城的战斗。南返途中,红五纵队在赣北的瑞昌遭到敌军袭击,李灿和程子华都受重伤。1930年5月1日,进攻平江县城的战斗打响,李灿带伤参战,指挥在北门外一度受阻的红军,改从城西北角的罗家大屋进攻,很快突破敌军防线,全歼王东原旅一个团。随后,红五军乘胜前进,发展攻势,又在修水、武宁两地歼敌各一个营,然后探戈北上,经阳新到达大冶。红五军这次南征北战,纵深运动作战,声势迅猛,沿途敌军闻风丧胆,有些甚至不战而逃,鄂东南根据地与湘鄂赣苏区连成一片,形成一大块相对稳定的战略区。就在同月,根据党中央决议,红五军扩编为红三军团,辖第五、第八两军(红十六军稍后建立),红八军是在红五纵队的基础上扩建的,李灿任军长,邓乾元任政委。由于李灿久病体弱,难以坚持行军和战斗,党组织决定他去上海治疗,由何长工接替军长职务。

1930年7月,李灿由九江乘船抵达上海。他化名胡平,自称湖北孝感人,住进吴淞口炮台湾附近的一所疗养院。他患严重肺病,不时吐血,再加上两次负伤,身体十分虚弱。医生也皱眉摇头,连连叹息,说他入院太晚了。在这里住院半年后,他再次化名胡月波,转到离上海60里的江苏太仓县浏河,住进美国人开的惠中医院,继续治疗。因一度组织上送款未到,手头拮据,只得写信向家里求援。1931年初,他的三弟李文贤来惠中医院看他,他告诉弟弟:“病情有所好转,已经不吐血了。再有3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出院。”李文贤环视病房,只见他身边仅有一床毛毯,一支钢笔和一块叫“黑老虎”的怀表,另无他物。弟弟临走时,他将怀表相送,深情说道:“我自1925年父亲死后,已没有回过家。这次也没有什么可以带给家里人,你就把这只怀表拿回去吧!”此后,他在惠中医院治疗一年多时间,还常给家里去信。但到年底后便杳无音信了。全国解放后,经李灿的老战友和家属调查才知道: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后,李灿抱病赶到上海市区,请求党中央分配工作,不幸被特务跟踪,被捕入狱,最后被国民党政府杀害,时年31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