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井冈黄埔军校生之—贺国中
关于我们 / ABOUT US
联系我们 / CONTACT US
井冈山荣耀红色文化培训中心
咨询热线:400-990-1068
联系人:王老师
手机:13979690158
邮箱:1247587025@qq.com
地址:江西省吉安市井冈山市新城区和美家园11幢501室
井冈黄埔军校生之—贺国中

井冈黄埔军校生之—贺国中

 

贺国中(1904——1929),原名祖徽,字书帆,9岁开始读私塾,13岁考入湘潭益智中学堂。

1920年冬,16岁的贺国中弃学从戎,到衡阳投入湘军赵恒惕部第四师第二旅第三团当兵。他文武双全,不仅文化水平高,而且拳脚功夫也很强,1923年就被提升为排长,1924年冬调第二旅旅部当副官。1926年6月,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,贺国中在唐生智部第八军第四师司令部任副官,与其他军人一起集体加入国民党,参加了北伐战争。同年10月,他调任第四师特务连连长。1927年1月,他与黄公略、黄纯一等同时考入黄埔军校高级班军事科学习。在学习期间,贺国中与共产党员黄公略、黄纯一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。在黄公略、黄纯一的影响下,贺国中的民主革命思想逐渐转变为共产主义思想。蒋介石发动“4·12”反革命政变后,白色恐怖笼罩黄埔,贺国中面对蒋介石血腥屠杀共产党员的残酷行为,深恶痛绝,在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,依然决定走革命道路,毫不犹豫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成了一名候补党员。

1927年12月,广州起义开始。贺国中与黄公略商量,决心参加广州起义。他俩趁人不注意翻越铁栏杆围墙,出了校门,投入到起义队伍的行列。贺国中和黄公略走上街头,发现满街都是红旗,参加起义的士兵,脖子上系一条红带子,个个脸上充满着胜利的喜悦。贺国中和黄公略来到市公安局,只见院内缴获的枪支堆积如山,徒手的工人迅速武装起来。由于一时找不到指挥负责人,贺国中和黄公略自动拿起武器,带领红军编导处临时编定的要求参加起义的群众,参加了增援观音山战斗。敌人开始进攻观音山,并以猛烈的动作抢夺城北的制高点,观音山起义军阵地曾被一股敌军突破,战斗十分激烈,肉搏数次,伤亡不少。贺国中、黄公略与赤卫队一起转入巷战,亲见敌人大屠杀的场面,街上到处都是尸体,鲜血满地。贺国中与黄公略在巷战中幸免一死,被迫在外漂流躲避了一段时间。后来,由黄埔军校将他们两人找回,与全体同学一道复课,继续学习。同年冬,贺国中在黄埔军校毕业。1928年初贺国中转为中共正式党员。1928年2月,国民革命军第五独立师随营军事政治学校成立。在彭德怀的推荐下,贺国中出任该校副大队长、教育长,黄纯一任大队长,黄公略任校长。

1928年6月,独立第五师从南县开赴平江“清乡”,随营学校随师部从南县驻岳阳(今岳阳市)。不久,黄纯一调一团九连任连长,黄公略调三团三营任营长,贺国中代理校长,成了随营学校的全面负责人。他与彭德怀第二团的党组织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彭德怀多次给贺国中去信,要他抓紧对学员灌输革命思想。7月18日,彭德怀召集第一团共产党员开会决定举行起义,并写密信给贺国中,叫他领导随营学校学生请愿,要求开往平江担任“剿匪”任务,同时又叮嘱要注意机警行事,如果请愿达不到要求,则借野外操演的机会把学生拉往平江参加起义。贺国中接到彭德怀的信后,将病号和师长的亲信等10余人留在岳州,带领近百人,以操练名义全副武装向平江进发。7月22日下午队伍抵达距离平江县城30多公里的浯口镇时,贺国中已得知第一团在平江已经起义的消息,他便叫人逮捕随队来的反动教育长,不料这个家伙听到风声溜走了。贺国中立即向大家庄严宣布:“随营学校在浯口镇起义,跟随中国共产党干革命。”他鼓励大家连夜向平江县城疾进。23日清晨,贺国中率领随营学校起义队伍到达平江县城,与平江起义部队胜利会师。7月24日,由彭德怀、黄公略、贺国中率领的参加平江起义的三支部队胜利回合,当即召开了平江起义胜利庆祝大会,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,下辖第一、第四、第七三个团。贺国中历任红军第五军第七团党代表、团长,第三大队大队长,第四纵队纵队长,第六纵队司令员。在坚守和恢复井冈山根据地等战斗中,他沉着勇敢,战斗英勇,被誉为“虎将”。先后转战赣南、闽西、粤北、湘南,威震敌胆。

1929年6月下旬,湘赣边特委和红五军军委联席会议决定,为了孤立永新、莲花的敌军,必须立即攻取安福县城。7月中旬,攻占江西省安福县城战斗开始了,部队进至城边,发现中了敌人诡计,遂撤退三十里。在严田和安福间,又遭永新、莲花、安福三路敌军的三面包围,而北面侧溪河涨水,又不能徒步。贺国中身先士卒,指挥六纵队突围,战斗十分激烈。这天下着倾盆大雨,几十米外看不清目标。敌人凭着有利的地势和坚固的工事,用强大的火力阻止了红军的强攻,红军奋战了两个小时还未突破阵地。为了缩短视线选好突破点,贺国中带领一个中队占领了距敌人很近的一处高地。他一边查看地形,一边指挥部队再次强攻,就在这时,敌人发现他是指挥员,于是便组织密集的火力向他射来,刹那间,他头部中弹,血流满面,壮烈牺牲。

紧张的战斗结束后,战友们将贺国中的遗体草葬在阵地附近的云雾桥头南岸。彭德怀与红军将士脱帽致祭这位年仅25岁的红军虎将,大家含泪鞠躬,久久伫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