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井冈黄埔军校生之—陈毅安
关于我们 / ABOUT US
联系我们 / CONTACT US
井冈山荣耀红色文化培训中心
咨询热线:400-990-1068
联系人:陈老师
手机:13437067249 13907964161
邮箱:1247587025@qq.com
地址:江西省吉安市井冈山市新城区和美家园11幢501室
井冈黄埔军校生之—陈毅安

井冈黄埔军校生之—陈毅安

 

陈毅安,湖南湘阴人。参加了秋收起义,后随部到井冈山,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1团连长、营长,参加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。1930年6月任红3军团第8军第1纵队司令员,长沙战役中任前敌总指挥。在掩护军团机关转移时,壮烈牺牲,年仅25岁。

陈毅安1905年1月出生于一个乡村教师家庭。,自小过继给二伯父,8岁起在家乡金山庙小学读书,13岁以优良成绩考入长沙县临湘镇书山堂高小。16岁时,已成了村上屈指可数的中学毕业生。1920年7月,陈毅安以优异成绩考入湖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,积极参与反帝反封建的学生爱国运动。

1925年11月,湖北省委派陈毅安进入黄埔军校学习,意在把他培养成出色的军事人才。

1926年1月,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。10月军校毕业后,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教导师三团三营七连任党代表。

1927年6月,教导师改编为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,奉调武汉担任国民政府警卫。正是这支共产党掌握的正规军队,在秋收起义后,成了开创井冈山根据地的主力。

1927年夏,随部北伐到达武昌后,被任命为武昌国民政府警卫团辎重队队长兼经理主任,管理全团勤务工作。1927年武汉“七一五”政变后,随团长卢德铭向南昌进发,准备参加起义。途中因与平浏工农义勇军相遇而获知起义部队已经南下,遂两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,被任命为经理处处长。同年9月,随部队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。三湾改编时,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第一营副营长,并随部队到达井冈山。不久,任纪律检查组组长。

1928年初随部参加攻打遂川、宁冈战斗之后,被任命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副团长兼第一营营长。5月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军(不久改称红四军)第十一师第三十一团副团长兼第一营营长。先后率部参加高陇、永新、龙源口等战斗。1928年8月,受命率一营驻守井冈山根据地,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。在黄洋界指挥部队击溃敌军3次进攻,并亲自将一门迫击炮校准目标,连发3弹,吓得敌军连夜逃离,为打垮湘粤赣三省反动势力的进攻、保卫井冈山根据地作出了贡献。同年12月在永新烟江与敌作战时,小腿中弹负伤。带着伤残坚持了3个多月的艰苦转战,并先后任红五军副参谋长、参谋长等职。

1929年3月因腿伤回家休养,一度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。

1930年6月16日,根据中央的指示,红五军扩编为红三军团,下设五、八两个军,军下面设纵队。军团任命陈毅安为八军第一纵队司令员。该军团7月3日攻克湖南岳州后,准备攻打长沙,彭德怀在这种情形下派邓萍来湘阴,要陈毅安尽快到任。7月初,陈毅安和妻子李志强结婚刚刚9个月后的一天,邓萍走进他家,放下礼品盒,看看屋里没别人,低声音说是奉德怀同志命令来的。现在是红三军团军团长了,邓萍坐下来,兴致勃勃地讲开了。

陈毅安为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感到振奋。他与妻子商量,提出尽快返回部队,李志强含泪点头。

第三天,陈毅安从湘阴赶到浏阳的金井,找到红三军团司令部。彭德怀正在主持纵队以上干部会议,接报立时率干部出来迎接。陈毅安和滕代远、何长工、黄公略、黄克诚、彭雪枫等人又见面了。

红三军团司令部的会议,主要讨论进攻长沙的计划。这段时间,正逢湘桂军阀混战加剧,长沙军力空虚。红三军团在当时中央“会师武汉,饮马长江”的严令下,意欲乘隙先取长沙。彭德怀分析了局势之后决定,27日向长沙发起攻击,指定由红一纵队打头阵。他亲自给陈毅安写了手令。

已是深夜,陈毅安在纵队司令部研究攻城方案。众人都意识到:能否撕开进城的第一道口子,关键是能否打下榔梨。然而这榔梨可是一块硬骨头。陈毅安见众人的神色有些凝重,便以坚毅的语气说道:“军团信任我们,再硬的骨头也要啃!”

7月28日清晨,红三军团扫清了城内守敌,占领长沙全城。此役消灭湘敌八千余人,俘虏团长以下官兵近三千人,成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军攻下的惟一省城,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政治影响。

红三军团攻占长沙后,国民党当局大为恐慌,很快开始反扑。武汉行营一面加强岳阳一线的防务,一面增兵,向长沙围拢。8月3日至4日,敌刘建绪、公秉藩、罗瀛藩三个师,在十余艘外国军舰的掩护下渡过湘江,成南北攻势向市区进逼。

子夜时分,陈毅安接到军团司令部的紧急命令:红一纵队全线撤出战斗,其中一个团速向乌梅岭靠拢,接受任务。陈毅安要黄克诚指挥部队且战且退,自率第二团赶往乌梅岭。部队走到半路上遇见彭德怀带着小股队伍赶来,他告诉陈毅安:军团政治部尚在城中,滕代远、袁国平都不见出来,得赶紧去接应他们。陈毅安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们这就杀进城去!”

丑时左右,第二团一分为二,由彭德怀、陈毅安各率一支,乘势攻入城内。红三军团政治部百余人,正被敌人困在这儿脱身不得。枪声一响,敌人眼见红军援兵开到,生怕遭到围歼,不得不退走。接应军团政治部成功后,彭德怀对陈毅安说:“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,新河那儿的口子我放心不下,你带二团去挡一挡。”说完,与陈毅安握手分别。

新河是红三军团全线撤出长沙的通道。陈毅安带着二团赶到时,敌人已冲破了红三纵队的头道防线,正向第二道防线猛攻,阵地岌岌可危。投入反击的二团首次行动未遂,第二次才获成功。二团坚守到天亮时也准备撤退。陈毅安布置两挺重机枪架设在堤岸上。他站在离重机枪不远的地方,正用望远镜向江边观察,突然,左侧前方的敌人阵地上,一挺机枪进行火力偷袭,打倒几个战士,来不及卧倒的陈毅安也不幸腰中4弹,英勇牺牲。